中国互联网行业可能正在或者已经局部进入“Hard模式”

发布者:猫眼工作室   日期:2012-08-18   浏览:2749

  互联网资讯 中国互联网界市值位居第四的网易是一面多棱镜,也是一家可以“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的公司”。其季报显示,网易二季度总收入为20亿元人民币,环比0增长,较去年同期18亿元同比增11%;净利润为8.75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的7.7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但是较上一季度的9.42亿元有不小的下降。

  由于网易的市值、综合盈利能力都位居中国互联网行业第四位,所以它具有独特的观测价值。

  从网易向上看,中国互联网三强腾讯、百度(微博)、阿里的业绩依然如火如荼。同期腾讯公布的二季度报告显示,总收入人民币105.272亿,比上一季度增长9.1%,比去年同期增长56.2%,大象也能起舞。

  而上个月百度公布的数据则显示,其总营收人民币54.56亿元,同比增长59.8%,净利润竟然高达27.70亿元、与腾讯不遑多让,同比增长69.6%。阿里虽然没有公布季报,但是各种数据都显示它的增速与腾讯、百度相当——由是观之,中国互联网市场岂不是艳阳高照?

  但是,从网易向下看,景象则大为不同了。比如新浪第二季度营收1.31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1.19亿美元仅增长11%。而搜狐Q2营收2.56亿美金,同比增长29%,看起来比新浪靓丽得多;但是,其中的广告收入只增长了2%,搜狗同比增长123%、游戏同比增长35%带动了公司的业绩增长。

  更小一点的世纪佳缘(微博),Q2收入不到一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2%。淘米Q2收入为1047万美元,较上季度1043万美元增长0.4%,比去年同期的1176万美元出现下降。这些企业的增速和前景日益与“传统企业”一致,甚至风险大于很多传统行业。

  网易是做游戏、媒体为主的企业,总体都是经营虚拟产品。从网易“向左看”,也就是说看那些在虚拟产品上不同品类的公司,诸如以视频主打的优酷、以无线市场主打的网秦,很多还挣扎在亏损的边缘。可以说,在传统的游戏、搜索广告、门户广告、增值业务之外,找到新的盈利模式越来越难。

  如果从网易“向右看”,也就是电商等实体经济领域,我们看到无论是京东、还是当当、唯品会,其销售增速都是非常迅猛的,但是盈利还遥遥无期。以同期公布季报的当当为例:当季其总营收1.9亿美元,同比增长53%,但是利润依然亏损——电商企业先天的低毛利、高成本模式难以改变。

  从网易上看、下看的结果,我们发现“上下冰火两重天”,强者恒强的趋势非常明显,中国的互联网三强也是全球10强。但是,网易之下的企业多半都处于挣扎的状态——包括考虑退市的盛大、股价不振的巨人等曾经明星。

  而从左看、右看的结果发现,其实互联网上最好的地盘、最容易盈利的部分已经被圈定了,无论是做视频、还是做电商,都注定是更加KB而不是NB的业务模式。

  在这些数据的背后,一个更深层的启示在于:互联网已经彻底进入Hard(困难)模式。

  所谓Hard模式,不仅仅是说小型互联网企业创业成为巨头更加困难了,也包含另一层含义:对于那些容易数字化的市场,比如增值服务、游戏、广告等已经基本被瓜分完毕,剩下的大多数要与传统行业相结合,需要更深入地挖掘。

  这种状况不仅在中国,在海外也是如此。比如,8月3日Facebook股价一度跌至19.82美元的新低,对比最高价已经腰斩。更重要的是,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7月份Facebook美国地区用户数环比下跌1.7%!美国是Facebook的大本营,其ARPU值是全球均值的大约3倍,是亚非拉市场的10倍以上,这一跌更痛。2011年互联网用户已经有21亿、北美和西欧的渗透率都近80%,市场滞涨已经成为某种必然。

  Facebook很快,但是这并不是比Google、Amazon更好的业务模式,快只是生存之道,本身并不是成功的重要条件——已经成为平台的Facebook尚且如此,那些跟随型公司、寄生型公司生存和成功无疑更难了。悲催的Zynga、垂直落体式下跌的Groupon们……已经充分诠释了这种困顿。

  实际上,互联网行业可能正在或者已经局部进入“Hard模式”。一方面,创业更难了,新的业务模式越来越少,而且必须面临前面巨头的竞争,成功极难,必须具备足够快的速度、足够高的壁垒、而且需要形成平台,SoHard;另一方面,未来的互联网发展机会中,“水泥”占比将会超过“鼠标”,电商、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结合成为躲避现有巨头压力的少数可能的选择,而且,你还必须战胜传统行业的巨头,通过摧毁一个行业来实现自己的成功。诚哉斯言:京东们懂物流未必成功,但是苏宁们不懂互联网注定衰败,Too Hard!

  (编辑:ZT)

QQ: 825939387
微信公众号
移动版
微信小程序
Tel: 15858213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