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互联网公司融资过冬 二三线网络公司引并购潮

发布者:猫眼工作室   日期:2012-04-30   浏览:2611

  互联网资讯 小而美的创业企业即使不上市,也有很好的出路。美国照片分享网站Instagram以10亿美元的身价被facebook收购,印证了这一判断。

  Instagram的故事能否发生在中国?尽管在国内互联网圈内,众口一词的答案是:不可能!但是,Instagram至少可以给国内的创业者带来一些启示:卖掉也是一种出路。

  对于一些已经获得投资,并有了一定用户规模和品牌知名度的公司来讲,虽然像Instagram一样“辉煌”地被收购的可能性不大。但随着资本市场的变化,一些二三线互联网公司在无法上市以及再融资艰难的情况下,卖掉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事实上,已有类似公司的一些先期投资者在寻求以并购的方式退出。

  并购潮来临

  2012年,许多基金陷入募资困境,中国互联网公司也遭遇融资寒冬。汤森路透的数据显示,2012年第一季度,风险投资机构向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投资额只有1.385亿美元,比上年投资的8.665亿美元骤降84%。

  另一个现实是,今年的互联网相关并购案在大幅增加。去年同期并购领域仅有9000多万美元的小额交易,而今年并购交易金额已跃升至37亿美元。

  优酷与土豆的合并,成就了一桩中国最引人关注的互联网并购案,也使得互联网细分行业进入寡头竞争的局面。对于那些还在苦熬等待新一轮资本进入的二三线公司来说,并购与否成为摆在他们面前的一道选择题。

  不久前,百事通斥资3000万美元现金收购了在线视频网站风行网络有限公司和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各35%的股权。许多研究机构认为,业内新一轮并购浪潮开始了。

  风行被收购的案例有着典型的行业特征。随着视频行业竞争同质化程度的加剧,在优酷、土豆以外的第二梯队视频网站中,很多中小型企业已经失去了募资的机会,资金链普遍吃紧。资金的短缺,又使这类公司在品牌营销、版权购买等方面捉襟见肘,因此在与第一梯队的竞争中,已不可避免地落在下风,越强撑越亏损。

  并购驱动力来自投资人

  易观国际分析师齐剑哲认为,从大趋势上看,国内近期发生的收购和并购案会逐渐增长,这主要源于二级市场发展趋势不明朗,投资人无法通过上市退出,一些投资人只能通过并购的方式完成退出套现,因此他们会主动撮合更多的投资并购案发生。

  “最近跟很多VC见面,他们都希望我们能帮他们成功退出。”汉能投资董事长陈宏认为,2012年肯定是一个并购元年,主要因为很多基金存续期限到了。国内基金存续期大多为5年,这部分基金几乎都在2005年、2006年左右募集。现在虽然是全民PE热潮,但是中国不可能有几千家公司上市。在这种情况下,VC要退出,要么把投资的公司卖掉获得回报,要么把股权转让给别人实现退出。

  齐剑哲分析认为,互联网行业中,除视频企业会继续整合外,其他一些细分行业,比如电商服务业也会发生一系列的整合。以电商代运营为例,今年将是电商代运营企业发力抢占市场的关键一年。在资本的推动下,一些大的代运营企业会通过横向收购,提升自身实力。

  另外,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移动应用广告平台也有可能发生一些被收购的案例,一些原有的互联网广告公司会通过收购的方式,进军移动互联网广告市场。

  “抄袭顽疾”拉低并购价值

  随着 Draw Something 与 Instagram 分别被 Zynga 和facebook 高价收购,让人看到移动互联网时代 App商业模式的巨大价值,这种独特的产品正越来越成为投资者追逐的对象。

  然而,App 这种商业模式能否独立运行,则还是一个待解的难题。如果没有被收购,Instagram 将如何实现盈利?投资者如何才能从它的巨量用户中获得投资回报,这些都是Instagram并没有回答的问题。

  目前来看,移动应用除游戏以外,大规模盈利的应用类型还未出现,而出高价收购的公司除了看重其用户规模外,也更多的是出于市场竞争的战略防御性行为。

  对于投资方来说,如非收购,则很难迅速退出。戈壁创投合伙人童伟亮表示,当企业发展不太容易找到商业模式形成营收规模时,并购也是一种很好的退出方式。

  再看国内移动互联网领域,多家创投在2010~2011年展开的撒网捕鱼式投资,已经造就了一批融到A轮或B轮,但尚未找到商业模式距离上市退出遥遥无期的公司。这些创业公司的项目在资本吃紧、融资无望的现实上,能否有望通过高价并购实现投资人的成功退出呢?

  对于这一问题,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常务副理事长李易直言:国内这些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公司很多是无营收,无商业模式,无资产的“三无”公司, 收购价值并不大。对于互联网巨头腾讯、百度等公司来说,抄袭一个产品的成本远远低于收购,在这种情况下,巨头们会迅速复制而不会去收购。

  清科投资总经理叶斌也表示,去年就在国内看到了类Instagram的应用,但看了十几款后发现:他们的用户规模和产品体验都相差无几,严重的复制抄袭已降低了其被收购的价值,因此最终都没投。

  叶斌同时指出,如果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内出现并购的话,应该会出现在手机游戏领域。他认为,目前国内在IOS平台上月收入过百万元的公司已经有几 家了,游戏行业出现一些整合的机会,是不难想象的。而在其他移动互联领域的细分领域,大部分创业都处于积累用户阶段,而做用户就需要看能不能找到一个好的 商业模式,至于何时能转化成现金收入,尚需要一个观察的过程。

  易观国际分析师齐剑哲分析指出,目前发生在移动互联网的复制和抄袭行为,已经超过了互联网,这对于处在二线地位的公司来说,无论是获取资本青睐 还是高成本的移动互联网人才,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因此,如果新的资本引不进来,而又无人收购,很大一部分移动互联网公司将会活在“剃刀边缘”——面临被 清理出局的危险。

  被国资收购不一定是好事

  互联网领域竞争形势不断变化,并购也逐渐显示出新的趋势和特点。在这种变化之下,如何评估并购的前景与风险?从创业之初就设计出一个被大佬收购的模式是否可行?《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道杰资本总裁、管理合伙人俞铁成。

  《中国经营报》:2012年在互联网领域出现的几起并购案例,体现了什么样的新趋势和新特点?

  俞铁成:百事通并购风行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风行公司)、浙报传媒收购杭州边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边锋公司)及上海浩方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浩方公司),这都显示了国有资本进军民营互联网的趋势和特点。这说明国有资本大鳄开始出手收购互联网公司了。目前,国有资本手上有钱,对于像风行这样的创业型公司来说,由于傍上了国有资本,因此,可以获得娱乐传播行业的政策红利。

  《中国经营报》:由于机制的原因,被国有资本收购是否也存在一些风险?比如在并购后的整合与持续发展方面。

  俞铁成:浙报传媒以35亿元收购边锋公司和浩方公司,其公告称边锋的重要价值在于其高素质管理团队和庞大的用户数量。可是,当边锋公司从一个纯民营的、高度灵活的、有大量后台资源可以支撑的娱乐集团转为被相对封闭、保守且缺乏网络综合平台资源支撑的国有报业集团后,边锋的团队靠什么获得激励?庞大的用户靠什么来维持?这些都使得收购案例面临着非常大的风险,比如如何把人留住,怎么在一个国有体系里生存下去等。互联网轻型公司的核心资产是人,因此人员的流失将成为并购后公司能否持续发展的最大风险。

  《中国经营报》:Instagram被收购的案例激励了国内的很多创业者,认为依靠一两款应用,或者一个细分领域的独特模式,就会有被行业巨头看中并收购的可能性。对于这样一种创业心态与创业目标,你怎么看?

  俞铁成:发生在国内互联网领域的并购一直没有停止过,而且还很活跃。比如腾讯、百度一直在收购一些小型的公司。在创业潮中,有很多只靠做一两款应用就起来公司,包括一些垂直电商,有的已经拿到了投资。这类公司的成功,带有一定的偶然性,不会有太强的持续运营能力,其收购前景并不太好。

  事实上,只有让大佬们复制不来的模式,才有被他们高价收购的可能。美国Instagram是一个只有13个人的公司,就卖了10亿美元,这在中国市场还是难以想象的。目前中国的很多互联网潜在买家,通常会先看一个项目团队的模式能否被复制,如果能,他们肯定会先找人自己来做,像百度、腾讯都是自己做,只有自己做不了时,才会考虑收购。

  (编辑:ZT)

 

QQ: 825939387
微信公众号
移动版
微信小程序
Tel: 15858213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