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互联网牌照成队型 地方广电话语权恐旁落

发布者:猫眼工作室   日期:2010-03-31   浏览:2891

  互联网电视接入的是公共互联网,这样一来则无需地方电信运营商铺设专线并进行营销推广,同时不受地方广电的管制,使得内容落地更为直接方便。

  每经记者 徐洁云 发自上海

  一周之内,3张互联网电视牌照相继发出。

  继上周二CNTV率先获得互联网电视牌照之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在上周末,上海文广、杭州华数成为另两张牌照的主人,至此,首批互联网牌照“国家队阵容”成型。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预计短期内广电总局不会继续发放这一牌照了。

  牌照的发出,在给互联网电视正名的同时,也必然将改变牵涉其中的产业的生态:彩电业赢得了新的产业升级机会,广电网络内容落地的游戏规则可能会发生改变。

  3张牌照找好“下家”

  “我们没有得到正式的通知。”上海文广旗下新媒体运营平台百视通首席运营官李怀宇昨天 (3月30日)婉拒记者电话采访时,口吻颇为谨慎。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可靠渠道获悉,上海文广的确获得了一张牌照。

  华数集团旗下华夏视联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乔小燕昨天则语气轻快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确认说:“我们的确拿到互联网电视牌照了,与上海文广同批获得。”

  此前,清华同方电视副总经理王向东曾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CNTV最先选择清华同方合作的重要因素,就是清华同方与上海文广合资的百视通拥有IPTV牌照。

  而从结果看,获得广电总局发给牌照的央视国际、上海文广、杭州华数,确为先期拥有IPTV牌照的7家企业中实力最强、新媒体运营经验积累最多的3家广电系国企。

  3家牌照获得者此前的确做了不少积累准备。央视国际拥有央视这一庞大内容库的新媒体资源,并斥资2亿元打造出了网络视频“国家队”主力——中国网络电视台CNTV。

  上海文广旗下的百视通是全国第一张IPTV牌照的获得者,去年上海IPTV业务用户达103万。同时,有知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上海文广一直在整合旗下百视通、SiTv互动电视、东方宽频以及东方龙手机电视公司四块新媒体业务。

  华数特殊的成长背景,或许是其获得牌照的有力支撑因素之一。

  华数脱胎于早期的杭州信息港,其前身系由杭州广电与早年的 “小网通”合资成立,天生就有着广电与电信两大系统“混血”的基因。

  华数既有电信业务牌照,也有广电业务牌照。其业务许可范围覆盖固定电话、移动电话、WiFi、WiMax、宽带业务、有线电视、数字电视、移动电视、地面广播电视等业务,被业界认为是 “第一个严格意义上的三网融合运营商。”

  “国家队三剑客”确实个个够分量,但3张牌照都只发给广电系的国资巨头,也引发了业内的讨论。

  万瑞数据互联网行业高级分析师于明认为,3张牌照的落地,是广电系抢占三网合一的重要战略,这样做一方面积极响应国家的政策,另一方面提升自己在三网融合过程的控制权。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如果能允许非广电系内容运营商申请牌照,这些运营商肯定会努力申请,但从历史经验看,短期内可能性太小。“相比现在拿牌的广电系国家队,我们连配角都算不上。”

  “目前只发广电系,首先是可管可控性高,其次,这里面当然有系统利益的考虑。”一家与央视国际有密切合作的公司高层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评价说。

  地方广电话语权受挑战

  3张互联网电视牌照发出后,涉及其中的各方其心态和角色都可能会有所变化。

  最开心的或许应该是国内的彩电制造巨头们,实际上,在牌照许可出台之前,互联网电视业务真正的推动者就是它们。在互联网电视摆脱“合法性”的困扰之后,它们也终于可以理直气壮了。

  此外,在牌照发放消息传出之前,华数传媒网络有限公司总裁励怡青就现身某彩电品牌的新品发布会。在谈及与TCL的合作时,励怡青表示,双方目前还没有确定最终合作模式,如果前向收费,那么双方肯定会有一个分成比例,而如果采用后向收费方式,那么在盈利模式方面还要进行探讨。

  创维集团副总裁杨东文和康佳多媒体市场部总经理黄心仲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都表示,正在与获得牌照的三家企业积极商谈合作事宜,很快会有结果。

  电信运营商也或将获得意外收获。原先的IPTV作为宽带应用的增值服务推出,对业绩的贡献并不算高。而现在,互联网电视将由家电零售渠道推广,制造商本身的推动热情会非常高,电信运营商要做的或许只是提供更好的带宽服务。同时,随着各地宽带升级,电信运营商需要为此付出的成本也越来越低。

  有观点认为,互联网电视牌照发放,影响最大的反而是广电系内部的游戏规则。

  与IPTV走地方电信运营商的专网不同,互联网电视接入的是公共互联网,这样一来则无需地方电信运营商铺设专线并进行营销推广,同时不受地方广电的管制,使得内容落地更为直接方便。

  同时,这一变化或将改变此前困扰诸多广电内容提供商的一种游戏规则——内容落地问题。由于体制问题,地方广电在广电系统中拥有着较强的话语权,为了使得内容落地,内容提供方往往要经历一城一池的逐层谈判。如此前星空卫视就曾为落地问题头痛多年,而上海文广与宁夏卫视的合作,也正是为了推动旗下频道上星落地。

  而现在,通过互联网电视,内容提供方只需获准在牌照运营方处推进内容,便能在相关电视机或机顶盒终端所到之处随处落地。这或将为三家牌照获得者招徕诸多急于让内容落地的合作者。

  “确实是这样,这是有关内容推进各地方落地最方便的方法”,一位新牌照获得公司的高层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一应用相比IPTV,眼下最大的问题只是由于“并非由专网推送,点播质量未必够好”。但随着宽带带宽的升级,这一问题的解决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这或许会让不少地方广电运营商颇感恼火。由于前述原因,对于互联网电视,它们将不能再像对待IPTV那样干预,而且这一业态发展起来后,将与地面卫星电视、IPTV一起与地方广电进行直接竞争。

  目前还在“圈地”阶段

  广电总局与工信部已基本确定三网融合会在今年5月出台、6月启动。接下来试点方案中究竟哪些城市会作为首批试点则成为关注焦点。

  近日,有消息称,上海、杭州、青岛、深圳四市最有可能成为首批试点城市。不过,某牌照获得公司内部一位高层对记者表示,据其所了解的情况,这一说法“并非全对”。

  “互相进入业务领域,这将使得竞争加剧,同时业务要求将更高,这没那么复杂,也没那么简单”,乔小燕就未来在试点领域的行业竞争态势如此评价。

  同时,广电系统内部也正在一场打破省级广电网割据、追求全国一张网的变革。近日,包括江苏在内的十个省份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成立区域性同盟,发起成立广电网络友好网。

  有业内分析认为,这对于互联网电视而言,既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激励。

  无论是三网融合的需求还是互联网电视的特点,都要求跨越地域、系统的限制,追求信息双向传送与不同网络间的互联互通。

  华数可能是跨省输出经验最多的广电系内容运营商。眼下,华数已经和全国21个省、120多个市的全面合作,华数互动电视用户数已达到100万户。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华数所造就的“杭州模式”主要缘于其特殊的“出身”,不具备普适的可复制性。

  “其实没有东西是可复制的,关键还是看什么业务有市场。对于成功的模式,参考其业务形态、模型即可。”华数一位高层说。

  “网络内容直播对于广电网络确有不小伤害,但这种竞争是正常的”,他认为,与互联网领域和家电领域已是充分市场化行为不同,广电网络至今仍是政府定价,保留着不少公益性色彩。他表示,多种业务形态并存的局面将靠政策调剂和市场竞争来左右,而很多融合问题还有待在实践操作中一一发现、解决。

  易观国际分析师陈寿送认为,互联网电视本质上只是内容输出的渠道之一,和网络视频、数字电视以及手机电视等并无差别。“最终能占领用户家庭的终端,不会超过 2个,一部电视、一台电脑而已,至于互联网电视能不能打败IPTV、数字电视,以及网络视频,则要看其内容质量以及相关产业链上下游的协作水平。”

  TCL工业研究院副院长梁铁航此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互联网电视上的应用还有很多,如视频通话、电子出版物阅读等,更多的主管部门如广电总局、工信部、新闻出版总署等都应当参与其中制订更为完善的规则。

  “现在还早得很,大佬们刚开始圈地,但总会有大发展的那一天,好好准备,安静等待就可以了”,深圳快播科技高级副总裁熊匀波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在与TCL、长虹等众多电视制造商的交流中,他发现业内普遍存在着这样审慎而乐观的心态。

QQ: 825939387
微信公众号
移动版
微信小程序
Tel: 15858213871